以印为记:浅谈日内瓦印记
时间:2016/1/15 17:22:01 来源:高斌官网 点击数:

日内瓦印记(Geneva Seal)

源自1886年制定的《日内瓦法则》,

目的是保证钟表的原产地与工匠的技艺。

机芯拆装与维修是手表维修中最具挑战性的。



《日内瓦法则》经过多次修改,目前共有12条规定,规定了机芯的制作标准,充分显示该手表完全仰赖人工完成。


第一法则:

(1A)机芯内所有零件,包括添加的机械装置,其工艺必须达到 12 法则的严格要求,并接受抽样检验。


(1B)所有钢制零件的边缘必须削角、打磨、抛光使其如镜面般光亮。所有螺丝帽的边缘及凹口都要削角抛光,螺丝尾则须做平面或球面抛光。


第二法则:

所有机芯都必须所有机芯轮系、擒纵器、马仔和摆轮都必须装配红宝石轴承,其孔内必须高度抛光,和齿轮接触的平面必须做弧形抛光,至少也要做到平面抛光,藉以减少摩擦面积。


红宝石中心孔必须留有喇叭口的蓄油槽,并高度抛光以免油质扩散流失,而红宝石的外围必须做凹环并抛光美化处理。擒纵轮和马仔最好也像摆轮一样有托石,使磨擦力减到最小,至少擒纵轮要有上下托石。


第三法则:

游丝必须采用宝玑式双层蓝钢游丝,超薄机芯使用单层的蓝钢游丝也可被接受。摆轮上的游丝头必须用单头有圆颈,可自由滑动式的活动金属压板锁紧固定,或以可调校式的支撑螺旋栓也可接受。


第四法则:

游丝调整器,也就是快慢指示针必须有固定装置并可以微调 (如鹅颈式微调器) ,超薄机芯则不需要有微调快慢针的装置。若无快慢针的设计,摆轮上必须有可微调快慢的补偿螺丝,而最少两颗或四颗新式铍镍合金珐码补偿摆轮,或者最少4颗或8颗可微调快慢,没有补偿螺丝的环状光摆,在近代则是可被接受的。


第五法则:

带动摆轮旋转的摆碟、调校等时节拍的结构和快慢针等机制及其零件,都必须达到法则 1A 和 1B 的要求。


第六法则:

所有轮系的齿轮传动环边及其支撑梁都必须削角,和小齿瓣结合处,必须打磨修饰。厚度相当或小于 0.15 mm 的齿轮,则可以只削角打磨一面,传动环经过打磨。如果齿轮厚度大于 0.15 mm,则齿轮的两面都必须做削角打磨处理。


第七法则:

所有轮系的钢质齿瓣及其横切面、所有轮轴末端以及其杆柱都要做镜面抛光 。也就是说所有的传动轮系的齿轮都必须打磨削角,钢质的齿瓣包括所有部位都必须做镜面打磨,使其光彩夺目,而且不会因毛细现象而让油扩散流失。当红宝石和轴心都做镜面光打磨时,摩擦阻力会减少,润滑油也会因内聚力的物理效应而凝聚成球型,不致因为粗糙的表面,让油因毛细孔现象而导致扩散流失。


第八法则:

在擒纵系统的结构里,擒纵轮必须轻巧,马仔本身最好要有平衡装置。机芯大于 18 mm 者,其擒纵轮的厚度最好不超过 0.16 mm,而机芯小于18 mm 者,其擒纵轮的厚度不可超过 0.13 mm。擒纵轮锁住马仔红宝石的部位必须打磨抛光,推动马仔红宝石的齿尖必须做镜面抛光打磨,只有如此,才能有效的减少摩擦阻力,油不致因为毛细孔物理现象而扩散流失。摆轮和马仔红宝石的摩擦面应该在 0.07 mm 和 0.03 mm 之间最理想,摩擦面积越小,动能的损耗越少,释放能量的效果最佳,当然只有最上等的钢材,才能达到效率高长的最好状况。


第九法则:

在杠杆式擒纵系统的结构里,马仔左右摆动释放出能量,驱动摆轮运转同时,制止马仔的定位机制必须由固定型夹板限制,不管在主机板或马仔板都可以接受,但是不容可可以随意移动或可变动位置的部件。其中有一种镶有二颗红宝石做为马仔的定位限制结构中最为高级,而且禁止使用栓钉式可微调的偏心螺栓。


第十法则:

所有的机芯都必须安装有防震装置。约 1900 年的怀表以及 1940 年到 1970 年间的很多机芯烙印有日内瓦印记,像百达翡丽和江诗丹顿手表在当时并未安装有避震装置,所以这一条守则可能是1970 年后才加上去的规定。


第十一法则:

在上炼系统结构的棘轮与冠轮,必须遵照注册型号的特别规定制作。亦即鼓车、吉车和小钢轮与大钢轮的咬合,必须打磨抛光,使其上炼省力顺畅。为了达到坚固耐用的目的,小钢轮须为垂直双层式,大小钢轮最好是狼牙状的齿型,这一点在古董高级钟表中可遇见,近代表大都仅是有倒角抛光的齿型。


第十二法则:

不可使用钢丝弯曲成型的弹簧。机芯里具有弹簧性能的挡仔,如发条挡仔,或鼓吉车、离合的弹簧、日历和自动轮系、三问、报时、计时码表以及万年历等性能,其零件所使用的弹簧必须以整块钢板切削雕琢,打磨抛光制成具弹性与优美线条的零件。不管任何零组件在操控动作时,都必须藉助弹簧回位,弹簧的形状哪怕是薄如纸,或长、或短,而且都必须由定位钉来固定,不可以用现状或扁平弹簧加工弯曲成型,或以无螺丝固定的弹簧来代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