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表维修】留住手艺,传承技艺
时间:2017-7-13 17:02:43 来源:高斌官网 点击数:

光阴稍纵即逝,制表大师们将不可思议的梦想化为登峰造极的技术杰作,捕捉时光絮语,探讨时间的奥秘。细数江诗丹顿的悠久历史,每一枚腕表做工考究,机芯搭配内敛简介的线条,充分流露出对时间的崇敬之情;再配以超卓复杂的多种功能后,更是令人赞叹着迷。马尔他系列是江诗丹顿的代表系列之一,顾名思义令人联想起品牌的马尔他十字标志,原是手工制表时代用来调整发条松紧的精密齿轮。它不仅拥有出色的现代设计,同时还融合了江诗丹顿匠心独运的制表内涵。

13580/349G-0000腕表全镂空设计,凸显了设计美感,同时也让佩戴者欣赏到腕表的美妙运转和韵律。“镂空”是非常具挑战的工艺技巧,要在底板、夹板桥和夹板轴承的范围穿凿各式孔口,难度甚高,经过一系列的可到雕刻,有时甚至需要精密到近十分之一毫米。

表壳搭配雕纹表盘,自动盘同样也以镂空精雕出专属的马其他十字与繁复的细致雕纹,并以K金来增加摆脱外环的比重加强双向上链的效率。整体来说,江诗丹顿的镂空精雕不是事后的添加,而是一个精心策划的艺术创作行为,最终产生复杂而精妙的效果,整体完美而和谐。

背面表壳上铭刻着江诗丹顿的字样,还有著名的日内瓦印记,江诗丹顿始终将日内瓦印记视为一项代表着尊贵地位的认证标志,说明13580/349G-0000腕表已然是最高的制表工艺的产物。


自1909年首次获得日内瓦印记以来,这一象征着卓越制表传统的品质认证始终是众多钟表品牌追逐的热点,而江诗丹顿却是少数能达到评定标准的制表商之一。江诗丹顿密切关注每一枚部件的品质,确保机芯的齿轮机构更加光彩夺目、机芯表面的手工处理更加雍容华贵,而其浑然天成的造型淋漓尽致地展现出精巧细致的制表传统。13580/349G-0000腕表通过了日内瓦印记的机芯,严格按照印记标准,对细节部分进行精密处理,在装配完成后进行手工纹饰和精细打磨,以达到性能和美观度上的双重提升。

13580/349G-0000腕表承载着世界上最为纤薄的Cal.1003SQ手动上链机芯,它的厚度仅有1.64毫米,直径20.8毫米。虽然工艺复杂,部件繁多,但是丝毫没有增加机芯的累赘感,反而显得精巧美观。

对于机芯整体结构来说,摆轮容易受到损伤,身为机械表的核心部位,摆轮游丝系统以额定的频率振动,好比是人的心脏,通过其不停地振动,从而达到了将整个系统转变成计时用工具。在没有一定经验的情况下,断不可贸然对摆轮游丝进行分解拆解。

对业内维修技师来说,摆轴断裂的手表是经常遇到的,而摆轴断裂常用的方式是栽轴。技师需结合自身多年的维修经验,在制件方面有一定经验,同时能借助精密车床车制,准确测量摆轴在同心度、光洁度和其他相关数据。确切地说,手工磨制的摆轴对于一名技师来说,是相当考验他的维修技艺及制件功底的。

1. 分离摆夹板,摆轮,游丝

摆轮与游丝相结合,构成了机械表的调节机构,游丝特别敏感娇嫩,同时也是机械表的“心脏”。其末端固定于摆轮和摆轮夹板之上。摆轮游丝的长度及摆轮的惯性矩,决定了每一次摆动的持续时间。

2.打孔

3.磨轴,精细打磨

4.栽轴

5.测试,修复完成

精益求精,精雕细琢”是每一个技师所追求的最高技艺,我们不断雕琢自己的艺品,不断改善自己的工艺技术,同时享受着每一个零件在手里升华的过程。看着手中的零件在不断改进、不断完善,最终以一种符合自己严格要求的形式存在,是一种无限的乐趣。对于手工艺匠的我们来说,“从容独立、摒弃浮躁、踏实勤奋、精工细作“是我们一贯奉行的“匠人之道”,为此我们创造灿烂的手工艺物质文化,传承传统技艺,为来自四面八方的表友及同行们分忧解劳,这可能正是对“工匠精神”所做的最好的诠释。